主要内容区

新闻中心

禁止公款送礼令下 "礼品回收"寒流阵阵

作者:管理员 发表时间:2013-09-27 09:44:10

  新华社北京9月25日电 以往每年中秋节过后,往往是礼品回收“生意”的火爆期。但在今年中央纪委三令五申要求“坚决刹住中秋节、国庆节公款送月饼送节礼、公款吃喝和奢侈浪费等不正之风”之下,这个中秋节后礼品回收市场是否还和往年一样红火呢?记者在多地调查发现,“禁礼令”下,礼品回收市场上的传统“三大件”名烟、名酒、购物卡不再受宠,多数礼品回收商生意惨淡。

  ——“货源”骤减,“礼品回收”商人普遍“叫渴”

  在太原,据受访的多位礼品回收商介绍,今年中秋前后,名烟名酒的行情与往年比差得厉害。“我将近半个月没开张了!”多年从事礼品回收生意的张先生说。张先生在太原市繁荣地段五一广场附近有一家烟酒销售店,兼做礼品回收生意。他几年前便转战网络,早早亮出了旗号,因而在太原“回收界”小有名气。

  张先生说,往年春节和中秋、国庆两节前后是最忙的,线上线下两不误,“去年两节时,生意最好的一天仅老汾酒就收了20来箱。今年生意不行了,有个卖家就三番五次地催,人家还不一定来。”

  由于行情差,张先生不得不降低身价效法“游击队”,走出家门找生意。他对记者说:“你可以过来,我上门回收也行,保密工作你放心,以后能长期合作呢。”

  在杭州,城西某小区附近一家礼品回收小店店主说,货源短缺是行内最头疼的事,“现在是收礼的不敢收,送礼的不敢送,我们的生意当然很难做。”

  “往年热销的月饼票和高档酒,今年没人‘出手’,也没人打钱过来说要‘接盘’。”这位自称入行已超过十年的店主说,容易出手的购物卡,如今“货源”也大为削减,再看看行情不好,就关店回老家去算了。

  ——“礼品回收”暂多“转行”,“禁礼令”期待“长效”

  记者了解到,在“禁送令”的打压下,回收烟酒、购物卡、冬虫夏草等礼品界“霸主”的商贩已经门前冷落鞍马稀。刚刚活跃起来的古玩字画、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回收也暂时偃旗息鼓。

  目前,杭州城中不少“礼品回收”店已“更弦易辙”。过去几年中,记者在体育场路、武林门一带常见的门前挂有“烟酒回收”的小店,今年纷纷关门,取而代之的是文具店、小西点店等。

  春节前记者因采访同类话题而加了三家杭州同城回收商的QQ,中秋节后再以顾客身份进行询问,消息都“石沉大海”,对方头像也一直暗着。记者新加了两个回收商的QQ,发出验证消息后也无人应答。

  有关专家认为,在大力提倡节俭之风的大环境下,礼品回收市场不可避免地面临“寒流”,“‘礼品回收’容易成为腐败分子的帮凶,应该及时加以规范,更重要的建立‘禁礼令’的长效机制,不能让断了财路的回收商贩东山再起。”(记者 王井怀 余靖静)

-------------------------------------------------

  揭秘:高价礼品回收背后的灰色利益链

  在我国的各个城市里,不难找到这样一批“生意人”——他们或在闹市区里开一家小店,专营礼品回收;或是以出售名烟名酒为主业,“兼职”回收礼品。更有甚者,只在中秋、国庆这样的时间节点,在路边支一张小凳,回收各种礼品票,做起“无本生意”……

  礼品回收背后有着怎样的利益链条?“禁送令”之下,礼品回收商如何“各显神通”?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购物卡、加油卡9折,燕窝、虫草、烟酒这类实物要拿到店里来验货。”在广西南宁市青秀区金洲路旁一间不足5平方米的小屋里,店主一见有客人进门,立刻热情地招呼起来。

  记者走访时发现,除了实体礼品回收店面,在南宁的街道上也不乏一些“流动回收店”——在南宁繁华路口、商场门口等人流量较大的地方,不时会停留几辆车身喷有“回收礼品”字样和联系方式的面包车。

  一位长期从事礼品回收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医院、教育区、繁荣商业区等地段都是礼品回收店的首选,而高档礼品的回收也有着自己的“循环产业链”。“回收的礼品大多回流到了商场、酒店、烟酒经销点,不少回收店的老板自己本身就是烟酒经销商。”这位业内人士介绍。

  记者调查后发现,相对名烟、茶叶、冬虫夏草等高档礼品,回收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还是购物卡。按照回收市场的“行规”,一张购物卡一般以9折的价格回收,再以9.7折的价格出售,以当前不记名购物卡最高额1000元计算,一张卡的净利润可达70元。

  “现在我们回收最多的就是购物卡,有时候运气好,一个客户就能出手十几万元的购物卡。”在南宁一家礼品收购店里,一名女店员说。记者粗略一算,即使以10万元计算,这一单生意店主也可赚取7000元。

  有业内人士指出,高档礼品回收市场的“繁荣”与公款送礼盛行息息相关,高档礼品的回收和变现,已经成为部分官员增加灰色收入,甚至洗钱的一个重要手段。

  记者调查了解后发现,“禁令”之下回收商可谓“各显神通”,回收服务不断“升级换代”。不少收购商还会提供“以物易物”服务。以月饼为例,在南宁从事礼品回收的黄先生告诉记者,顾客一方面可以以五折的价格直接出手月饼票,另一方面也可以按一定比例换取不同价位、不同品牌的月饼票,“不要月饼票,也可以直接从店里面挑选回收来的月饼”。

  除现场现金交易外,回收商为吸引顾客,还提供“存款”服务。“对于购物卡,我一般会派伙计陪顾客到商场确认余额,折算后直接给现金,或者将钱存入客户提供的银行卡号。”黄先生说。而记者在黄先生店中短短十几分钟里,就有一位50多岁的大妈,被这句“我们直接把钱存您卡上”的承诺所打动,把一张购物卡转手卖给了黄先生。

  广西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罗国安认为,高档礼品回收店的存在不是问题的源头,礼品回收行为涉及廉政建设、社会风气、市场秩序等多个方面,需要相关部门加大查处和监管力度,其中关键是要管住公款送礼。(记者 王军伟 翁晔)

------------------------------------------------- 

  调查:“礼品回收”呈现“三化”新趋势 暗藏多种隐患监管漏洞待封堵

  中央“八项规定”和“禁礼令”的出台,令今年中秋节前后的礼品回收业务冷清不少。但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礼品回收并未销声匿迹,反而呈现“游击化”“上门化”“网络化”三大新趋势。

  专家指出,礼品回收不仅助长贪污腐败不良之风,更暗藏扰乱市场秩序、存食品安全风险、偷逃税款等多种隐患,且存在违法成本低、处罚难等问题,亟待封堵监管漏洞。

  “游击化”“上门化”“网络化” 隐蔽性日益增强

  由“礼尚往来”衍生出的礼品回收行业,近年来备受社会诟病,也成为一些腐败行为的藏身之所。自去年以来,中央大力加强反腐倡廉建设,公款送礼的歪风得到很大程度遏制,有关部门也加大了对礼品回收的打击力度。但记者采访发现,礼品回收并未销声匿迹,而是变换手法,以更加隐蔽的方式重新出现,并呈现“游击化”“上门化”“网络化”的新趋势。

  记者在济南市建设路、佛山街等过去礼品回收店比较集中的街道看到,昔日随处可见的张贴有“回收名烟名酒、冬虫夏草”等字样的店面如今已难觅踪迹,取而代之的是“打游击”的流动回收摊贩。

  “现在查得紧,租个门头脸回收风险太大,不如在街头流动作业好,遇到检查走人就行,一个牌子又不值钱,换个地方照样干。”一名从事礼品回收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今年2月春节前,济南市工商局集中整治了礼品回收行业,主要为小商店和小门市。济南市工商局消费者权益保护处处长黄庆财说,目前礼品回收已从过去固定在一个店面,转向在大型商场、超市等人流量较大的区域流动回收,就是为了逃避打击,即使被抓住也很难处罚。

  与过去“坐等”生意不同,如今礼品回收逐渐转为“上门化”。济南市工商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很多回收点都提供上门服务,特别是经营时间长的回收点,往往都有很多固定“客户”,多通过电话单线联系,只要有货可随时上门服务,比较隐秘。

  与礼品回收实体店日益稀少相比,如今网络上的礼品回收业务却是风生水起。记者在百度上搜索“礼品回收”关键词,搜出240多万条相关信息,多为打着“正规礼品回收公司”“专业礼品交易商行”幌子的回收店,并保证“诚信服务,全国高价,上门回收,现金交易,绝对保密,值得信赖。”并且通过手机、QQ等方式进行询价、联络交易,具有更强的隐蔽性。

  “礼品回收”暗藏多种隐患

  记者采访发现,礼品回收业特有的“低收高卖”运作模式,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造成不正当竞争。同时,大多数回收礼品二次销售再次流入市场,由于没有正规进货渠道,给食品安全留下隐患。由于大多数礼品回收属“地下交易”,经营者不缴税,造成国家税款的流失。

  巨额暴利是礼品回收行业得以生存的主要原因。黄庆财说,由于礼品回收点以低于市场价再次出售所回收的礼品,倒手价格低于市场价,自然对其他守法经营的业户产生冲击,造成不正当竞争,严重干扰了正常的商业秩序。比如,烟草制品零售业务者应持有烟草专卖零售经营许可证,不得通过其他渠道进货销售,私下买卖香烟违反了烟草专卖的有关法律。

  工商部门介绍,根据规定,海参、虫草和酒类产品应提供相应的进货票据和检验报告,但回收点将回收商品进行二次销售时,根本无法提供进货证明,不仅难以保证商品质量,还触犯了有关食品安全的法律法规,存在食品安全隐患。

  “由于礼品回收店多为无证经营,连营业执照都没有,更别说纳税了。”黄庆财说。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礼品回收利润丰厚,市价千元左右的53度飞天茅台,收购价700元一瓶,倒手后可赚150元到200元;购物卡的利润率也在面额的3%-5%,但不用像正规店铺那样缴纳增值税等税种,个人赚了钱还不用缴纳个人所得税,是个无本万利的买卖。

  标本兼治需多管齐下 加大打击封堵监管漏洞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工商部门查处礼品回收主要以超范围经营或无照经营为由头,但面临违法成本低、查处难等问题。对于无照经营,只能责令其停止营业,缺乏有效处罚手段。

  山东大学社会学教授王忠武等专家指出,礼品回收业的“繁荣”绝对不是正常的社会现象,它从一个侧面折射出社会不健康的心理文化,为贪污腐败提供了滋生的土壤。要从根本上彻底铲除这种违法经营行为,单靠某个部门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关键在于强化廉政建设,严惩行贿受贿、权钱交易等腐败行为,借以净化礼品回收业生存的社会环境。同时,有关部门应合力打击,共同封堵监管漏洞。

  山东财经大学金融工程研究所所长李德荃认为,应尽快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大对礼品回收违规行为的惩处力度。同时,纪检、监察、工商等部门多管齐下,下大力气追溯源头,深挖背后可能暗藏的腐败行为,查处和曝光出售者,以此“打”出态势,“打”出震慑力,让礼品“不敢收、不敢卖”。(记者 王志)

-------------------------------------------------

  评论:让“礼品回收”绝迹,不能仅靠“禁礼令”

  时间推移,传统民俗逐渐淡化,“节礼”却在升级换代。虽然“禁礼令”下送礼歪风受到一定遏制,黄牛生意冷清,但“礼品回收”这一灰色行业却似乎并未就此消失。

  中国自古是一个注重礼仪的国家,“礼尚往来”这一词语出自《礼记·曲礼》,其原有意思也是礼节上有来有往,而如今却异化为一种“送礼”的风尚,上学、招投标,甚至学车、看病等事,都与礼品息息相关,似乎礼物的轻重,和心意的分量、权力的大小挂上了钩。

  这些年来,在春节、中秋等节日期间,给领导、客户、老师送礼的车辆不仅堵住道路,更堵住了老百姓的心。“中国式送礼”成为必过之坎,带动“礼品回收”行业红红火火:小到各类月饼券、消费卡,大到高级烟酒、黄金首饰,甚至高端电子产品,黄牛们似乎无所不收、无往不“利”。

  本来,将用不着的商品回收资源再利用,是绿色经济,但“礼品回收”背后往往因为和腐败挂钩,因此引发众多负面议论,喊打之声不断。然而,虽说“礼品回收”涉嫌无照经营需要打击,但追逐利益是资本的本性,想靠堵终端去减少“礼品回收”,有点本末倒置。想要打击“礼品回收”的“利益链”,还是得先遏制送礼的“手”、消除收礼的“胆”。

  而更重要的是,必须加强反腐倡廉建设,通过制度保障,堵住“礼品回收”的源头。“禁礼令”是迅速整治“礼品回收”之标的方式之一,而治本的关键还是要完善发票报销制度,增加监督渠道,透明财政预决算,让每一份公款的使用都“清清白白”,让每一份公权力的使用都“端端正正”,自然会消弭畸形的“礼品回收”市场,收获“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

本文由宁波烟酒回收网(www.chentianrong.cn)发表,转载请说明出处。

关键词:礼品回收烟酒回收超市卡回收冬虫夏草回收宁波回收礼品宁波回收烟酒宁波回收超市卡宁波回收冬虫夏草

上一篇:公司介绍

下一篇:让“礼品回收”绝迹不能仅靠“禁礼令”

你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禁止公款送礼令下 "礼品回收"寒流阵阵